交互学堂
专注分享专业知识

在线免费教育的趋势

902397dda144ad346e3480a2d4a20cf431ad850f

图左为Coursera首席业务官Lila Ibrahim

原文标题:在线教育将窄众教育资源免费分享

The BIG Talk在2015开年第一期首次走进美国,以《迎接崭新智能社会》为主题,邀请了100多位来自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媒体,科技垂直媒体及自媒体知名人士前往旧金山和硅谷,邀请十几名世界级科技大咖,为科技界奉上一场关于智能社会技术的前瞻知识盛宴。

以下为Coursera首席业务官Lila Ibrahim在硅谷The BIG Talk专场活动中的主题演讲:

主持人Jason Pontin:

作为主持人,在接下来的五个小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将各位的话题串联起来,向大家展示在深度学习和大数据分析领域的突破是如何给其他产业中带来进步与发展的。我们下一位演讲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Andrew不仅是百度的首席科学家、斯坦福的计算机科学教授,他还是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与主席。Coursera是非常有名的线上教育平台先锋。如果仔细想想,你会发现在线学习其实让一种让机器大规模优化教育的模式,这是以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可以想象数学可以很有效的被评分,但如果是一篇关于18世纪法国文学的论文或是一篇哲学专论呢?让机器去教授课程、给学生评分其实是很有挑战的。Coursera在这个领域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可以想象这会为教育的未来带去多少变化,我们能让机器为我们做什么。接下来的两位演讲者很乐意为大家分享这方面的信息。下面有请Coursera的首席业务官Lila Ibrahim以及中国区总监Eli Bildner。

Lila Ibrahim:

大家好,我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Coursera,接着我们的创始人Andrew刚才的话题继续深入下来。首先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二十多年前我其实是微软的一名设计工程师,参与奔腾处理器的设计相关工作,在英特尔工作了18年。我在中国工作了很长时间,比如2004年在成都第一个芯片上线,2007年在大连参与生产。技术的变迁令我震惊,所以我希望出去看看,技术是如何在我们身边为我们的服务的。英特尔有一句话,“电脑不是魔术师,教师才是”。我对此非常好奇,因此去投资公司做了三年,并在那里遇到Andrew。不过我迟些再给你们讲我和他认识的故事。

我现在是Coursera的首席业务官,这是一个线上教育平台。在给你们介绍Coursera之前,我想介绍一个年轻的中国家庭主妇张倩的故事。她住在成都,这是她和家人的照片。有一天她听到走廊上有吵闹声,走出去看到一个小男孩在被殴打,她上前阻止了打小孩的家长并使他们冷静,确保了小男孩的安全。第二天她又去了小男孩的公寓,向他们沟通了解决冲突的办法,如何消除或将一些家庭压力减到最低。久而久之,她和那个小男孩熟悉了起来,并帮他辅导功课,因为他的成绩不太好。这使得她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于是就在小区成立了一个反对家庭暴力的小组。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很多人觉得不相关。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是什么激发了这个家庭主妇身体力行参与到这个事件中去?事实上是因为科技。在她阻止小男孩被打这个事件的一个月前,她在我们的Coursera平台上登记了课程。我们与115个大学合作,提供大约900个课程。她注册了Wellesley大学Scott Plows教授的社会心理学课程,这是美国顶尖的文科学院。有22.5万个学生注册了这门课程。Plows教授给这些学生布置的其中一项作业就是让他们带着同情心在外实践一天,并写出论文。如果你的行为影响最大,就可以和Miss Jane Goodall合影,就是照片里最下方的女士。而这个主妇获得了全班同学最多的投票。

现在想象一个教授如何可以启蒙全球成千上万的学生,这就是我们建立Coursera的初衷,我们从最初的400多名学生发展到现在的几十万名。这个事情其实Andrew自己深有体会,他是斯坦福的教授,教授计算机科学这门很受欢迎的课程,拥有400名学生。在2011、2012年的时候,他对于只能在校园里和学生分享这些知识感到很沮丧。于是他和 Coursera的另一位创始人Daphne Koller研发在线教育的平台,让校园中的体验变得更好。Andrew将他自己的课程放到了线上,以为没有人会注册,但是他的400名学生现在变成了全球各地超过十万的学生。这激励了他思考如何能让这个技术服务全世界,让更多人受惠。这就是我如何遇到Andrew的情况,他去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 (KPCB)寻求投资,思考如何将这个技术变成一家公司。

在过去的两年里,Coursera成为了一个在线教育平台,我们与115家顶级大学合作,不管是美国的耶鲁、斯坦福、密歇根或是杜克,还是伦敦的大学,以及6家中文授课的亚洲大学——北大、台大、新加坡国立大学等。这些大学愿意把他们的教育资源免费放到平台上与全球的学生分享,可以想象有多么大的影响。这里有两点,一是试想如何帮助成千上万的学生,二是可以试想我们将有多少数据可以分析学生如何学习,如何让他们更好地学习。

我给你们举几个技术的例子。

首先是技术如何让教育规模化,帮助打分系统。当你做多项选择题测试时,系统评分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是要批阅文章怎么办?这不是给10篇文章评分,而是10万篇,22万篇文章,这是我们将教育资源放到线上之后面临的一个挑战。我们的解决方案是让同学彼此打分,这是我们同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教授做的一个实验。我们发现,教授可以写一些总体的评分原则和方法,给一份测验、一篇文章、一段音乐或是一个设计项目评分,把评分方法制成视频放到线上。如果三个学生根据这些原则彼此评分,这就好像助教在做这件事情。但如果所有学生中平均有五个人给你的作业评分,这就跟老师评分的效果很相近了。老师写一个评分系统,学生负责给其他五个人评分,这就能达到我们预期效果了。没有这些科学的方法和技术,我们就没办法在线上将一些文科课程规模化了。

这样的技术如何能够增进教学呢?Andrew对机器学习的研究对此帮助很大。我们的平台上有一千一百万学习者,这就像一个巨大的实验室能够为我们提供有趣的数据,而且我们发现教授们也很想有机会看到在网上发生了什么。如果你的教室里有400个学生或30个学生,你可能不会注意到一些人答错一个测试题目,因为人数不够明显。可是我们有一个数据分析小组帮助教授们提供一些数据,他们能在这里看到一些信息,比如有多少学生,学生从哪里来,看了多少教学视频,有没有进行测验,有没有给他人评分等等。教授们还能看到学生在测验里面的表现。Andrew看了说不错,54%的人第一次就答对了,不过还是有相当大比例的人没答对,也许是因为题目太难,也许是因为我没有把题目解释明白,或者是我的题目根本就不对。过去有很多教育家面临的问题是,我是否在教授这个问题?学生是否理解?我是不是没有问对问题?所以当我们将这些数据及时回馈给教授们时,他们就能够分析,并改善他们的教学体验,无论是线上的还是课堂的。

另一种我们正在尝试的在线教育规模化的技术是通过认证。我们有三种认证方式:政府发放的身份证明,键盘敲击方式,也可以用指纹的方式。 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道德问题,教育真的可以规模化吗?如何杜绝作弊行为?我们通过建立实体测验中心,应用创意的技术,来验证这些问题。规模化是非常关键的。

这是我们过去两年工作的举例。两年中我们的成效如何?我们现在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达1100万之多,有100多所世界顶尖大学,并且有三分之二的学生来自美国境外。所有学习者一共浏览了相当于一万年长度的教学录影带,并且完成了125万个课程。听起来好像一生之久,其实只有两年的时间。而且我们现在每天都推出更多课程,拥有更多的学习者,收集到更多的数据。这不只是应用在美国,比如在中国,我们一年前开始推广的时候就建立了本地化的学习界面,很多课程都翻译成了中文,并且还在不断改进。我们有6个以中文授课的大学, 并且与网易及其他合作伙伴加大推广力度,同时引进百度引擎为我们搜集信息。我们一年前才在中国推出了Coursera课程,现在每十个学生就有一个来自中国,我们非常兴奋。

我们刚刚起步,对于未来有无限期待。我们的使命就是让世界各地的每个学生都可以接触到世界顶尖的教学。谢谢!

Jason:谢谢Lila的精彩演讲。那下面可否为大家介绍一下另一位演讲者Eli Bildner。

Lila:我想让Eli用中文介绍他自己的。他的中文比我好。

Eli:大家好,我是Eli Bildner,我在Coursera负责中国市场。

Jason:这是一个非常引人入胜的演讲。我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在2012年有很多振奋人心的表现,被纽约时报称之为MOOC年。你们从2012到现在学到了什么?有什么是现在了解而当时不知道的?

Lila: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些数据分析使我们每天都获得到越来越多的信息。当Andrew和Daphne 建立Coursera这个在线教育平台时,关于学期、学制、如何安排那么多人在一起学习同一门课程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还发现,在一些新技术的教学上,有很多之前拿到了博士学位的人,都会回炉重新进行学习,比如我二十年前学的电子工程专业现如今已经过时,那就需要跟上步伐,提高商业技能。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到底什么内容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当新技术越来越多时,我们就需要考虑对平台做出改变,从校园体验的角度出发,如何重组现有产品,从而更好地适应全球规模。

Jason:你们在MOOC的运行中,从校园经验里学了什么?什么对满足校园经验更重要?

Lila:我们和众多知名大学合作进行在线教育,这是更真实的现场经验与更大规模的选择。我们不可能竞争得过几百人的斯坦福课堂,所以很多大学出于社会目的或商业目的,都很支持我们的平台建设,我们也希望让全世界看到很多的课程。教授们为我们提供教学资源,我们为全世界提供平台。教授们也希望在线教育能为他们改进校园体验,更重要的是将毕生的热情贡献给全世界,这是最大的重点。

Eli:我来简单补充几句。我们在运行一个平台时,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汉语有云: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很能说明Coursera的情况。我在中国遇到一个中国女学生,她就读于一所我从未听过的大学。她告诉我她在Coursera修了五门课程,因为她的教授说Coursera的课程可以计入学分。我们之前坐在Mountain View的办公室里研发Coursera时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就发生了。

Jason:我想问Eli一个问题,对于MOOCs来说,一个很多发展前景的事情是它能为贫困国家乐于学习的学生提供一个接触顶级教育水平的机会,是这样吗?

Eli: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想先跟你说一下我们目前的发展情况,以及今后的发展前景。我们目前还未达到媒体所期望的程度,好像暂时只能服务于有本科学位的学生。这是Coursera的起步阶段,但已经有67-70%的学生来自美国之外的,40%在发展中国家,但也不能说只服务于有本科学位的学生。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菲律宾的女学生,她住在很远的郊区,不是白领,家里也不是很富有,没有办法去两小时四十分钟以外的地方上课,因为她还要照料家中老母。所以她在Coursera上学习一些课程来达到她下一个阶段的职业需求。而在中国,我遇到一个名叫Sunny的复旦大学生,她来自一个贫困的家庭,不过她也使用Coursera来了解今后就业所需具备的要求。但是很有成效的使用了我们的平台。

下面我们来聊聊Coursera今后的发展前景,这和中国有很大的关系。在中国有很多高校扩招项目,计划在15年内从100万扩招到700万。但是每年只有35%的大四毕业生就业率,而硕士毕业生更惨,只有25%找得到工作。这也正印证了Andrew刚才提到的,这些刚刚毕业的学生在离校的第一天就失业,他们迫切需要通过再培训来寻找新的工作。这些人已经念过大学,可是远不能达到就业的需求。所以我们需要为这些学生提供更好的培训课程,挑战很大,但是希望不负众望。

Lila:我补充一点。我们看到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出现了新的模式。比如在难民营里,或者美国大使馆用实际的课堂在墨西哥教课,把移动装置带到教学中心等。这些模式可以帮助学习者克服恐惧,学习新的课程,并且有网络支持。我们提供毕业典礼仪式,开设就业指导中心,这在很多发展中的经济模式下都能看到。例如,新加坡政府就建立了金融系统为Coursera平台提供助学金,将此作为一种国家行为,用金钱和就业双重动力促进劳动力的发展。

Jason:在线课程如何能够提高中学生、甚至小学的教育成果?

Lila:我们对K12最大的贡献就是跟教育者合作,提供了六十多个关于早期教育的课程学习。除了大学,我们还与博物馆合作改善教学内容。这是方法之一。还有一种方法是,我个人也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中学课程做了一些研究,很多学生都会对未来在大学学习什么专业感到迷茫。如果可以在线学习一些专业课程,中学生就可以了解他们感兴趣的专业,比如金融、工程、编程或历史等等,还可以在知名教授的课堂里学习,自信心就会大大提高。

Jason:MIT有个趣闻,一个15岁的蒙古学生在计算机科学这个专业中的在线学习成绩比全球,包括MIT本身的学生成绩都好。 Rafael Reif校长亲自给他打电话,把他录取到了计算机科学专业当中。他的父母现在也在MIT陪读。这些都是在线教育很好的例子。那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技术。在技术方面有哪些是你们不知道的,但却是你们的研发人员比如Andrew期待解决的,对在线课程来说很有发展前景的?

Eli:我想有一个方面是Andrew提到了的,关于机器学习等内容。我不是科学家,但我相信有很多感兴趣的人都在这方面进行探索。像Lila提到了我们跟普林斯顿心理学教授合作,学生间相互评分是很不错的,但还是不能最好,如果机器能做到针对每一篇文章进行指导那就更好了。总而言之,未来还有很多改进的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AMUE_专业交互设计平台 » 在线免费教育的趋势

交互设计问答社区

寻找答案发起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