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学堂
专注分享专业知识

『小米只卖产品 不卖节操』雷布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了什么?

文章来自设计

2014 12 9 日,小米又一次涉嫌抄袭。这一次的对象,是日本巴慕达公司的 AirEngine 安之风空气净化器。同样的专利许可授权纠纷,同样深表遗憾的回应。巴慕达与曾经的魅族、年初的 Pressy 以及现在的印度爱立信一样,被雷布斯深深地「致敬」了。


不过我们现在做的任何事情,其实质都是对先人的致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点更高也看得更高更远,而且不用交专利费。好比我们用万有引力定律做过很多事情,可牛顿从来没向大家要过一分钱。「致敬」和「抄袭」,其实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就看你站在巨人肩膀上想干什么,又干成了什么。

人是有性格的,企业是有基因的。而小米的基因,一如下述。

伪装投资人,偷艺魅族

事情从 2008 年开始说起。那时候雷军看上去还是一个投资人,与魅族黄章也正处于「蜜月期」。黄章婉拒了雷军入股,但关于手机行业的各种门道,却事无巨细对他和盘托出。但谁知雷军这位信誓旦旦只做投资不参与运营的好朋友,拿着从魅族偷艺习得的一切(理念、开发流程、生产销售途径甚至财务报表),于 2010 年成立了小米科技,在背后狠狠地捅了黄章一刀。


黄章曾在魅族论坛里,这样说

「他伪装成诚恳的『天使』投资人,并信誓旦旦强调自己只做投资不参与经营更不会自己创业做手机,加上好感的官员一再推荐做我工作,我才上当没有戒心让他常常呆在我办公室知无不讲的。谁也不愿意亲自为自己培养一个无良竞争对手。老流氓没有做到一个投资人基本的职业道德,我会教训他的。

黄章在论坛内也禁止关于小米的讨论

「我并不怕他,只是恶心他曾经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我套取魅族的商业秘密,从整体理念到手机如何做、为何这样做,开发流程到供应商选择,生产和销售,公司状况和计划到核心人员介绍和接触及财务报表。在他一次次的诚意和领导好心敦促下我完全被套进了圈套。所以请不要在此谈论他们,还我清静。拜托。」

黄章义愤填膺的叙述得到了业界其他人士的佐证,万兴软件总裁吴太兵说

「上次拜访时,黄总很自豪地告诉我,他现在天天与雷军泡在一起研究移动互联网,没想到醉翁之意在手机啊。

上海广电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屠一新也说道:

「那天在黄章办公室,听他比划讲M8的输入法应该是怎么样的,雷军来了,跟黄章要了不少 M8 的电池。当时感觉他们两个很谈得来,都是拼命三郎,都琢磨用户体验。」


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曾讲述过他与一位创业者聊天后的感触:

「明显感觉到他对融资和与 VC 打交道有强烈恐惧感和不信任。我很吃惊细问原因,发现他从创业圈里里听来了很多恐怖的融资经历,小到拖延,中到反悔,大到剽窃。虽然我认为很多极端案例有夸大成分,但有这种顾虑归根结底还是少数投资机构在商谈过程中伤害到了弱势的创业者。非常操蛋的行为!

从发家以来,雷军一直坚挺地顶着「老流氓」的帽子,走到财大气粗的现在,一以贯之作风流畅。欺骗和偷窃,不分产品国界,不辨团队大小,海纳百川兼容并包,奋战在抄袭好产品的一线,又努力又任性。2010 8 月小米发布操作系统  MIUI,与魅族的 M9 UI 雷同;2010 10 月小米发布迷人浏览器,与 UC  浏览器雷同; 2012 8 月小米 2 发布,与魅族 MX 雷同;2013 11 月小米发布路由器,与苹果 Magic Trackpad 雷同;2014 3 月小米发布米键,与 Pressy 智慧型按钮雷同……


「虽然预期到了山寨行为,不过真的没想到会被这么一家知名、颇受尊重的公司抄袭。」Pressy 创始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

Pressy 这个生长于硅谷创业文化的企业,一定狠狠始料未及了一次。这款一键万用的 Android 按钮,在 Kickstarter 上众筹阶段就幸运地沦为猎物,并且短短几个月后,就看见了售价 4.9 人民币的米键(Pressy 售价 17 美刀)。


不过产品是小,名声是大,小米砸了究竟谁的牌子至今难以定论。我们不能保证,其他国家不会把如此规模的企业当做中国企业的代言,也不能确定再提起中国商业圈的时候他们脑海中浮现起的是怎样的嘴脸。

搅局创业圈,明抬暗欺

然而单单是抄袭,并不能实现小米帝国的勃勃野心。因为它懂得,抢占市场还要去排挤竞争者,打压潜在力量。这样看来,小米真是一个奋发图强的好企业。

所以,要么收购,你成为我的臣民;要么碾压,你成为市场的炮灰。

古北科技的刘宗孺曾在被采访中,道出了自己和业界其他公司曾被小米欺负的经历。由于与大公司对话不平等,在合作献身之后被迫分手;由于拒绝苛刻收购条件,在小米涉足该领域后被碾压倒闭……大公司的权利和优越性被充分利用,对小团队而言,他为刀俎,我为鱼肉,被强奸意志,又苦不堪言。


正因为小米不是南方某无商标不走帐的小作坊,而是「第一」大智能家居企业,所以才享有大企业的优越性和话语权。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公司,用「抄袭」、「排挤」在布局自己的生态链时打了一记记漂亮的擦边球,用强大的法律顾问团队和公关力量安上抚下。

「不见领头羊,独见搅局者」,国内市场智能硬件领域确实迷乱了。无论主动与否,大企业都不可避免地成为该领域的文化符号。而如今小米的企业形象,竟是一个懂得利用大企业的能力,却拒绝承担大企业的责任的投机者。纵使公然认定了企业基因流氓,品牌文化无节操,也不要忘了,生态圈是有规则的,打破陈规更是要守住底线的。

所以我们不会去诟病小米强大的生产链和与上下游之间的强大的议价权,因为这属于商业模式革新范畴,由此带来的价格低廉,我们一边享受,一边感念雷布斯革命式创新。但是我们不能赞赏一切不择手段的以压低价格为目的的行为,否则暗允专制和强权只能带来一个愈发病态的行业生态圈,而这种袖手旁观甚至沾沾自喜无异于饮鸩止渴。

但小米说,「我们在努力打造自己的生态圈,5年投资 100家公司,整合供应链到品牌营销等方面的服务,帮助孵化中小企业。碾压其他团队、野心勃勃独裁的帽子我们不戴。」

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首先,公司估值会成为很大问题。但除此之外,他们大多数都会要求控股,甚至要求 40% 以上占股。」「产品还要符合小米的整体战略,要跟MIUI等系统做好适配。」「小米会要求每年给他们提供一款产品,用小米的品牌,感觉就像变成OEM代工厂。」小米在做的是打造小米帝国,不是单纯地在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从这一点看,以上行为虽格局不高,但从君临天下的野心角度可以理解。但是在某行业一旦收购某家公司,就把所有其他企业当做竞争对手的行为,无论如何配不上如此规模的企业的应有的气度。

用水军影响粉丝,助推「贱造」

有人说小米是硬件行业的「腾讯」,于是我开始好奇,成功布线之后,雷教主要靠什么来洗白?

水军扮成米粉笑了:关我什么事?我 1000 元买到了高配低价的手机,我不在乎雷军和黄章之间的私人恩怨;我 899 元用得上空气净化器,谁窃取了巴慕达的商业机密,背叛了什么商业道义与我何干?你硬件市场创业圈尽管乱去,我戴的起 *99 的智能手环,买得到 *99 的手机,用得上 *99 的空气净化器,以后还能开得起*99 的汽车,你们的恩怨我不在乎。我感念雷布斯的搅局,他为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放弃了节操、背负了骂名,甚至从爱国主义情怀角度,排挤出国外的暴利企业,何止无可厚非,简直可圈可点!

然后,我也笑了,因为好像同样的抄袭,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会被给以了不同的对待。Facebook 模仿 Snapchat 推出 Poke 后,被骂得抬不起头来, Poke 也终于落得无人问津的境地。一方面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感,另一方面是出于保护专利知识产权的社会本能,无论你如何解释,在智力产出受到真正的礼遇和尊重的时候,才会有良好的原创氛围。环境和土壤决定了产物,大企业的行为以及其努力营造的舆论导向是组成环境的重要因素。

小米利用中国大众目前把性价比看得比节操重要的特点,粉饰抄袭和搅局行径,又进一步以亲民的姿态强化这种价格为王和利益导向的论调,这是在不断刷低大众忍耐山寨的下限。如果这句话读着费解,那么想象这样一个画面:原本轻微失衡的身体中长出了肿瘤,机体原本有机会把它消灭在萌芽中。但它没有,因为肿瘤释放的某种因子让机体误以为这不是疾病。然后呢?肿瘤会长大。然后呢?体内环境会变异,以便肿瘤进一步长大。

类比的关键,不是小米是不是肿瘤,而是硬件市场是不是那个正在逐渐恶化的机体。市场环境和社会舆论如果可以因为价格低廉而接受抄袭的来的畸形产物,那么不断刷低道德感的结果将会比失去原创能力更加不堪设想。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的梦似乎遥遥无期,沦为「贱造」却指日可待。


我从来不觉得舶来品都优秀得不可一世,也不觉得我们要跪舔西方的价值观念。可就创业文化而言,硅谷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样本。硅谷用尊重失败的精神,抵制抄袭的态度,为创业搭建了一个良性的生态圈。「规则」意味着底线,意味着不能为你个人的利益变通和让路。每个人都按「规则」自由地出牌,各种创意竞相迸发,才有今天的硅谷。相反,如果创业生态圈中,领头羊也惧怕失败,用抄袭这种最安全、快捷的方法对伟人「致敬」,那么对此最为乐观的表述将是,硬件市场前景堪忧。

如何堪忧呢?我们暂且抛开自己囊中羞涩的因素,进行一下理性反思。最基本的法则就是,生态圈的破坏不会只伤害单一物种。被标记为对手的企业会因市场份额小,无法享受低价格高通量的规模经济而淘汰出局;潜在进入市场的新生军会因为创业的资本门槛提高而放弃尝试,从而丧失很多优秀作品进入市场的机会,大大降低多元性;而消费者,在享受了一段时间的「低价高配」之后,还能继续幸福地袖手旁观吗?

好,那么首先说说「低价」与所谓的「饥饿营销」。大可乐3的发布会上,丁秀洪的质疑发人深思:究竟是「粉丝经济」还是「黄牛经济」?原始价格与购买价格之间的差价最终流向黄牛,隐性二级经销商控制销售途径,而也正因此,消费者抢手机时体验到的究竟是「参与感」还是「受虐感」?然后,再说说「高配」与「期货」。以几个月后的低廉价格承诺给现在的消费者,通过报名、预售和短期跳票来延长产品出货时间,这种聪明算是营销还是愚弄?现在已然如此,更大市场份额流向小米之后,消费者在一个相对不自由的市场中选择权受限,话语权又何在呢?



所以现在的我们,可以装作侵犯知识产权和损害市场多元事不关己,而有理由为买到便宜货沾沾自喜吗?我们都是生态环境中的一元,就好比雾霾伤害的不可能只是制造业厂商的呼吸系统。所以,不言自明。

一个致敬者的「傲娇」

话又说回到抄袭。Apple 首席设计 Jonathan Ive 曾指出,「在我们看到付出了八年心血所得到的东西被别人用仅仅六个月时间就复制到时,确实会有些愤怒,但是这些现象本是可以避免的。这不是复制,这应该是盗窃。他们偷走了我们的时间,这些时间本该是我们陪伴家人的。这种感觉我真的强烈地感受到了。但是,有时候还挺滑稽的,有些人会问我当有些人在复制你所做的事情时你会觉得荣幸么?不会。」抄袭别人因而低价,这已然堪称无耻了;再回过头来指责别人的高价是暴利,那请问,如何定义这种行径?


形容词不够丰满,我们来讲一个故事:工程师在测量了一整天之后,在拧上了一个螺丝,使得机器重新工作,并收取了 100 元的服务费。殊不知,拧螺丝本身可能只值 1 块钱,其余的 99 元价值在于找到问题。搅局者来了,他拿着偷来的在何处拧螺丝的信息,用 50 块钱的价格修好了机器,然后说:其他人怎么收费那么高,简直暴利!

读者感受一下。

至此,据说「米斯拉」已经量产,预计价格 3 9。雷布斯去了特斯拉总部学习,还和 Elon Musk 握手合影,这又震惊了我。伟大的雷帮主,为了推动国内汽车行业,让大众开上高配低价车子,又要主动背负骂名了。看上一个领域,去某知名企业学习谋求合作。如果失败就挖人,回国重组队伍。然后用强大的流量去搞定供货商,进一步预售卖期货。最后顶住舆论压力打亲情牌走贫民化路线发布产品,并且充分利用水军的舆论力量……历史何止是相似,简直是复制粘贴。不过大公司就是大公司,抄袭的格调都如此之高,又认真,又努力。


可惜陈彤不是设计出身,哪天蹦出来一个设计米,还是挺好玩的。想想,就还有点小激动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AMUE_专业交互设计平台 » 『小米只卖产品 不卖节操』雷布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了什么?

交互设计问答社区

寻找答案发起提问